【☧】埃律西昂史·the history of Elysium



  • 23159666_095011572035_2.jpg

    竞技场耸立,罗马屹立不倒;
    竞技场倒塌,罗马倒塌;
    罗马倒塌,整个世界都会崩溃。
    ——圣彼得



  • 挖坑待填,随缘更新,不弃坑
    寄刀片?你也不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刀,不如直接给我铁矿,我自己打一把

    【Mar. 30th 2020更新】
    各位路过的朋友们,在这里留个言或者点个赞吧
    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卖点铁矿捧个钱场



  • -序-
    罗马的皇帝绝望地看着他的帝国。东边是充满敌意的突厥人的土地,是曾经摧毁安纳托利亚的阿拉伯人的继承者。西边是塞尔维亚人和匈牙利人,渴望在垂死的帝国身上割下一片肉,扩大自己的统治范围。瓦尔纳十字军被屠杀殆尽。罗马军团曾经征服了所有已知的世界,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普通人可能只是吞下并咀嚼这些痛苦的真相,但皇帝约安尼斯和他的弟弟君士坦丁并不是普通的人。兄弟二人找到了高贵的已故皇帝阿莱克修斯·科穆宁遗留下来的隐藏书卷。这个书卷详细记载了如何改装战舰和瓦兰吉长船使其具有远洋能力的详细示意图,旨在用于探索从未有人发现过的传说中的瓦兰吉人的文兰领地。有了这个,这两兄弟制定了一个计划,将帝国海军的残余部分匆忙地改装成新的设计,并计划向西逃离,就像埃涅阿斯 (Αινείας)三千年前逃离特洛伊(Tory)一样,开启一段新的奥德赛(Odýsseia)。



  • 【罗马书】

    ▪第一章▪
    公元1444年,对于世界各国来说可能是不平凡的一年。15世纪还未过去一半,世界各地却已发生了重大的变革。波兰立陶宛王国与条顿骑士团爆发瓦尔德战役,波西米亚胡斯战争爆发,奥尔良的圣女贞德反攻英国……而在古老的东方,北京建成了紫禁城,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郑和七下西洋……而在各国竞相在世界舞台亮相时,在古老的罗马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的大皇宫内,罗马皇帝约翰八世·巴列奥略与王公大臣们展开了关乎帝国命运的会议。
    “各位,”约安尼斯八世坐在皇位上叹了口气,说道“祖宗把江山交到朕的手里,却搞成了这个样子,朕是痛心疾首。朕有罪于国家,愧对祖宗,愧对天地,朕恨不得自己罢免了自己!朕现在是越来越清楚了,罗马的心头之患不在异端,而是在异教。就是在这奥斯曼!咱们这烂一点,罗马帝国就烂一片!你们要是全烂了,土耳其人就会趁虚而入,让咱们死无葬身之地呀!朕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老想着和大伙儿说些什么,可是话总得有个头哇,想来想去只有四个字“死守罗马”。这四个字,说说容易啊,身体力行又何其难!这四个字,朕是从心里刨出来的,从血海里挖出来的。好好想想,你们都回去好好想想,过两天给朕个方案。”
    众人相视无语,快步从大殿里离开,谁都不想再多说一句话,万一在火冒三丈的皇帝头上火上浇油,恐怕下面那个东西就再也回不来了。
    约安尼斯看了看大臣离去的背影,强打精神回到寝宫,打算结束这两天的彻夜不眠。然而即使他躺在床上,脑海中还在思索着救国之策。“前两天的瓦尔纳战役,波兰与匈牙利国王瓦迪斯瓦夫三世阵亡,东欧暂时不会有人来支援了;西欧英法还在打百年战争;神圣罗马帝国,呵,我才不要伪罗马的支援;威尼斯人……信不过信不过,但……唉,巴西尔二世、芝诺、查士丁尼等诸位先帝,如果你们现在处于我这个位置,会怎么拯救罗马帝国?上帝何时才会拯救他的子民?”在思索中,约安尼斯静静地睡着了。
    “陛下!陛下!”不知睡了多久,约安尼斯被他的弟弟君士坦丁叫醒了,睁眼一看发现天色早已昏暗。正在约安尼斯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却被君士坦丁拉出了寝宫。


  • 鱼苗

    此时一个贫穷的新罗马巴塞琉斯路过



  • ▪第二章▪
    约安尼斯举着火把跟随君士坦丁来到了皇宫东南角的地下室。约安尼斯不满地对君士坦丁说道:“老弟,这个地下室咱父亲在位时就没进过人了,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难不成这里藏着几吨金子让咱们招兵买马、聚草屯粮,反攻巴尔干,横扫异教徒?”君士坦丁看着愣住的约安尼斯,轻声催促到:“哥,咱们赶紧走,别让那群仆人看见咱们。”
    在有着千年历史的密道里,两位紫衣贵族在火把的映照下,向着前方的黑暗走去。约安尼斯吃惊地看着两侧墙壁及天花板上的精美历史壁画,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居住了几十年的皇宫的地下竟有如此秘境;君士坦丁则在前方引路,不时地催促着走在身后的哥哥跟上自己的脚步,表现出对这段路了如指掌的样子。二人走到了一扇刻石门前停了下来,君士坦丁顿了顿神,推开了石门。
    “哐当”,石门关闭,密室里二人对坐无语。
    约安尼斯首先打破了沉默“皇弟啊,带我来到这里所为何事?”
    “陛下,既然您身为皇帝,我本来不该问您这个问题的,但是这里就咱们两个人,您说实话,您觉得罗马还有救吗?”
    空气再次寂静下来,约安尼斯两眼飘忽不定,吞吞吐吐地说出了那句不知说了多少遍的话:“上帝……会在必要的时刻……拯救我们的……”
    约安尼斯心里很清楚,尽管自己身为皇帝,心里必须坚信罗马不会灭亡,但是在当前形势下,能救罗马的恐怕真的只有神迹。
    “德米特里奥斯去哪了?今天怎么没看见他?”约安尼斯反问到
    “他好像又去奥斯曼人的都城献殷勤去了。呵……”君士坦丁冷笑。
    “又去了?不过他的阴谋实在是太浅显了。奥斯曼人也不吃这一套。”约安尼斯也笑道。
    几声笑声传出后,房间内第三次寂静无声
    罗马……是否真的要就此结束?
    “咣当,啪嚓——”一声脆响打破了寂静,二人警觉了起来。“谁?谁在那?”君士坦丁拔出佩剑,把约安尼斯牢牢护在身后。他自从当上摩里亚专制公就从未脱下戎装。约安尼斯也把上好膛的火绳枪摸了出来,尽管装填速度慢、精度不高,但至少火药的爆炸声可以给对方造成心理上的威慑。
    “哇——”一阵女童的哭声从石门外传来,尽管隔了一道石门,但约安尼斯分辨了出来,哭声的来源不是别人,是他的女儿、罗马帝国长公主:安娜。
    推开石门,果然是安娜公主摔倒在地上,手边有一摊破碎的玻璃渣,从形状上看可能是一个小玻璃壶。约安尼斯一把把安娜搂在怀里安慰着,君士坦丁则俯下身子“安娜,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安娜一遍抽泣着一遍说:“我在花园的墙角发现了一个亮晶晶的东西想给爸爸(约安尼斯)看,确怎么也找不到。后来有个卫兵哥哥带我来到地下室,指着这里说他看见爸爸和叔叔进到这里,我就走下来,也不知道什么东西绊了我一下就摔倒了。哇——”
    约安尼斯和君士坦丁对视了一眼,刚刚安娜这句话里有两个重点,一是卫兵,二是绊倒她的东西。卫兵既然知道密道的存在,他肯定不能留,但这件事可以稍后处理,眼下更为要紧的是……
    约安尼斯没有说话,独自一人走到了安娜刚刚摔倒的地方,抚摸着地面。突然他掀开一块地板,又一条密道便展现在兄弟二人眼前。



  • This post is deleted!


  • 各位看到这的留个赞吧,我想知道有多少人会看这本没什么意思的“历史书”



  • ▪第三章▪
    经过简单的商讨,约安尼斯决定自己将安娜带回皇宫,并处理掉那个多嘴的卫兵。而君士坦丁则留下探险。
    过了半个小时,约安尼斯回到了科穆宁石门后的房间,和君士坦丁碰面。
    “那个多嘴的人处理掉了?”君士坦丁看着嘴角上扬的约安尼斯问道。
    “当然,穿刺了,扣了个与侍女通奸的罪名。”约安尼斯笑着说。
    君士坦丁长舒一口气,依原样对面坐下,君士坦丁拿出了一个包有皮革的木盒。盒子上烫有科穆宁家族的徽章。君士坦丁缓缓打开了皮包,拿出了里面的书交给了约安尼斯。约安尼斯把书接了过来,眼睛一亮“《文兰传》!这难道是科穆宁王朝的阿莱克修斯·科穆宁皇帝的长女安娜公主写的那本《文兰传》?”君士坦丁没有说话,示意约安尼斯翻开扉页,扉页上一行秀气的字迹——“Άννα Κομνηνή”。
    约安尼斯刚想进一步翻阅下去,君士坦丁按住的他的手“后面的部分我看过了,都是讲述安娜公主与瓦兰吉卫队在北欧探险的记录。但是,”君士坦丁把书翻到最后,“你看这里,这本书的最后才是重点”
    『……海图很简陋,但我们依然能看出首席海员雷夫·埃里克松的航海天赋。整个欧罗巴的海岸线被他描述得清清楚楚,包括他在极北地区关系密切的几个渔村,以及一片更西端、更难以到达的陆地,他们叫它“文兰”。据他所言,那里有着广袤而肥沃的旷野、永不封冻的港湾、友善的当地人和粗达合抱的树木,是一片极富魅力的沃土。那里足以建立一个没有战乱、没有阴谋,善人皆能活命的国家——如果这样的国家真的存在,那里必定是地上天国!
    我,阿莱克修斯皇帝之女,紫衣公主安娜·科穆宁娜,在此记述年少时的所见所闻,并衷心祈祷地上天国的降临。愿主的影子跟随探索文兰者,使他们创立奇迹。
    我将旧海图重新绘制并附于此书之后,供人们翻阅与查询,也作为本手稿真实性的证明。』
    约安尼斯把这段文字看了一遍又一遍,心中抑制不住的惊喜已经让他说话都有了颤音“君士坦丁……这是……这是真的吗?”已经惊喜过的君士坦丁此刻则很平静“虽然这是安娜·科穆宁娜公主写下的文字,但其真实性确实无法确认。安娜她在写完这篇文字之后,最终究竟是真的看到了,脚踩到了那片大陆,还是说只是那群北欧人醉酒之后的吹牛被记录了下来,谁都不知道。”
    约安尼斯眼中的光黯淡了下来“是啊,可能安娜口中的大陆只是一个岛屿,甚至那里根本不存在任何陆地。”顿了一顿,他继续说:“但是有海图!我们可以让一批探险队去探索,如果失败了,大不了罗马就此灭亡,如果成功了,我们还有能力光复罗马,还于旧都!”
    “你终于承认罗马快要灭亡了啊,哥哥。”君士坦丁一下子就指出了约安尼斯的破绽。约安尼斯满脸通红,双手因为紧张而不停地摩擦着。过了一会,他缓缓地提出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君士坦丁,由谁来带领探险队呢?”



  • ▪第四章▪
    君士坦丁很平静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必须是皇室人员,如果是其他的家族的贵族或者平民带领探险队,我们无法保证他们最终会完成光复罗马的目标。而在皇室中,只有咱们兄弟四个带领才最有信服力……但是德米特里奥斯是一个亲土派,托马斯又与天主教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所以只能从你我二人中做选择。”
    约安尼斯点了点头,又反过来问了一个问题:“转进文兰与死守君士坦丁堡,哪个难?”
    君士坦丁想都没想就回答道:“转进易,死守难”
    约安尼斯缓缓向着君士坦丁单膝跪地,皇帝居然对一名专制公单膝下跪,这在整个欧洲历史上都是从未有过的现象。君士坦丁吓坏了,慌忙搀起约安尼斯。约安尼斯长叹一声,对君士坦丁缓缓说道:“父皇当年对你比对我要好,哥哥这次就自私一点,由你来做困难的事情,我来做那件容易的。”说完,约安尼斯把头顶的帝国冕冠摘了下来,戴在了君士坦丁头上。
    “箱子里还有什么?”约安尼斯把冕冠戴回自己的头上问道。君士坦丁又打开了箱子,从里面拿出了几份边缘泛黄的羊皮纸卷轴。“就这些了,根据书里的说法,这应该是阿莱克修斯·科穆宁根据安娜·科穆宁娜的记录写出的舰船改造方案。尽管船的型号和现在我们使用的型号差别很大,但其方法我们依然可以沿用。”
    说着,君士坦丁把桌子上的笔和纸拿了起来,开始摘抄羊皮纸上文字,约安尼斯也把头凑了过来。在君士坦丁抄写到第四张纸时,约安尼斯发现羊皮纸上有一行细微的小字。“书…架…后…”他一个字一个字地拼读着,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留下一句“待会去大图书馆找我!”便扭头跑出了密道,离开了地下室。
    君士坦丁则在原地发愣:“大图书馆?”
    君士坦丁堡城内,人民安居乐业。此时正值冬季集市举办之时,虽然没有夏季集市那般车水马龙,但皇宫门前的街道上络绎不绝的人流还是能反映出当今欧洲第一城市的魅力。而就在此时有一个“疯子”在街道上乱窜,要不是他穿着紫袍,戴着帝国冕冠,证明他是皇帝,可能卫兵会就以寻衅滋事把他拘留,等待着皇帝“我判决我自己”。



  • 鸽了一个星期终于想更新了ᶘ ͡°ᴥ͡°ᶅ



  • 蹭热闹w



  • @33dayo_ www



  • 接到通知,以下是全文
    『1. 14号到校,一直到30号回家。14号8点30女生报到,10点30男生报到,带齐所有东西。
    2. 一日三餐在学校吃,早晚食堂,中午教室,学生自己抬饭,早餐6元,午餐晚餐都是12元,到学校后的饭费492元,14号上午交钱。进入学校,30号再回家,19号在校内休息一天。宿舍4人一间。
    3. 每天8节课,上下午各4节。周一下午第八节班会,周四下午第八节心理。晚自习6-10点。
    4. 具体要求等待学生处和教务处发的正式通知书。
    5.因为一直要待到30号,所以带好衣服 生活用品等』
    这两天我把所剩无几的存稿全发出来,然后就只能等到五一放假回来才能更新了



  • @Sinuelie_XP
    这也太魔鬼了…



  • @Arthals 最主要的是26号周日要补五一的课,那天休息的话到是好一点



  • ▪第五章▪
    皇帝靠着两条腿来到了大图书馆,并命令卫兵不准任何人进入。在卫兵清理了大图书馆里所有人后,皇帝来到了φ号书架面前。
    熟练地摸着书架的顶部,拔出插销,向右推开书架,熟悉的墙洞出现在约安尼斯面前,把他带回了自己的童年。
    『1415年,大图书馆后的草坪上。
    “哥哥,来玩抓人。”君士坦丁冲着正在看书的约安尼斯喊道。
    “唉……那么你们俩也要玩吗?”约安尼斯看着德米特里奥斯和托马斯,二人也激动地点了点头。
    约安尼斯放下书,闭上眼睛,缓缓地开始念到“Εκατό,Ενενήντα εννέα,Ενενήντα οκτώ……(100,99,98……)”
    尽管自己已经25岁,但对待自己的三个年龄只有个位数的弟弟,约安尼斯还是十分疼爱的。只要没有触碰到底线问题,他就会一直溺爱这些可爱的弟弟。
    “Τρία,Δύο,Ένα,Μηδέν(3,2,1,0)”再睁眼,三位弟弟早已不见人影。约安尼斯则不急不忙地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转过身仰头看着刚刚自己身靠的橄榄树“托马斯!你是自己下来还是我给你捅下来?”
    “每次都被抓……”托马斯一边嘀咕着一边从树上爬了下来
    “谁让你就会爬树,你要是每次换一棵树躲我还不指定这么快就找到你。”约安尼斯留下这么一句话就朝着远处跑去
    “德米特里奥斯,给我从坑里出来!说过多少次施工工地不准进入!”约安尼斯冲着一个土坑里喊了两句,德米特里奥斯果然从里面探出了头。
    德米特里奥斯和托马斯结伴向着大皇宫走去,约安尼斯则在后面目送着他们俩。等到再也看不见二人的时候,约安尼斯回过头喊道:“君士坦丁!你给我听着!我今天一定要找到你!”

    此时的君士坦丁还在图书馆里的书架后面躲着。“呼,这两个人也太笨了。”君士坦丁从大图书馆的后门门缝中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两个弟弟在三分钟之内被“抓获”,连忙躲进了图书室的最里层的书架后面,心里也忘不禁鄙视着自己两个愚蠢到有点“智障”的弟弟。
    “总之这里应该一时半会找不到我的吧”君士坦丁放松下来,身体不自觉地向后倚着书架,“吱呀呀”看起来沉重的书架居然在君士坦丁一个九岁的小孩的推动下开始移动。书架后的一个墙洞出现在君士坦丁的面前。
    “天不亡我啊!”君士坦丁爬了进去,右腿碰到了一个机关,书架又自动合上了
    君士坦丁愣住了,他看着外界的光线因为缝隙的变窄而越来越微弱,最后伴随着“咯嘣”一声,墙洞完全被封闭了起来。只有书架背板上被蛀虫蛀穿的一个小洞为君士坦丁传递着唯一的光线与氧气。



  • ▪第六章▪
    君士坦丁被困在书架后的墙洞里,无论他怎么推动书架都无法移动它。他似乎因为恐惧而忘记了无论是推开书架还是书架自动关闭时,都是横向的滑动而非竖向。但君士坦丁仍然在对着四周的墙壁又砸又踹,全然不顾自己已经被砸肿的手和周围某一块“石砖”传出的“砰砰”声。

    “君士坦丁!君士坦丁!”约安尼斯此刻还在寻找着君士坦丁,他意识到现在已经不属于“闹着玩”的范围了,如果自己抓住他,一定要好好惩罚,就算父皇和母后如何阻拦也不能阻止他惩罚君士坦丁。当然,前提是找得到他。
    “德米特里奥斯、托马斯,你们两个继续在这里找,我去大图书馆里面看看。”约安尼斯对着刚刚吃完甜点的德米特里奥斯和托马斯说道,自己跑去了大图书馆,自己最后的希望。父皇母后知道出来玩的时候是弟兄四个,回家的时候如果发现少了一个人,可能作为长子的自己连皇位继承权都不保。最大的可能就是让自己进入教堂成为修士,几十年后登上君士坦丁堡教区普世牧首的宝座。

    君士坦丁此时还被困在墙洞里,因为长时间的捶打,体力已经消耗到了极限,敲击声也逐渐被抽泣声取代。而在断断续续的抽泣声中,他也听到了约安尼斯的呼喊。“哇——”君士坦丁心中的恐惧和对家人的想念凝聚而成的泪水“喷涌”而出,身体也不自觉地贴到了书架上,眼睛透过孔洞看着那仅剩的外界。他看得太入神了,以至于都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腿压到了什么,也没有听到机关的咔嚓声。
    “哎呦!”书架移开,君士坦丁顺势倒地,脸也重重地拍在了地面上。约安尼斯听见了这边的声音,急忙跑过来搀起摔在地上的弟弟,但目光却注视着身后的墙洞。
    “哥,这玩意咋办啊”君士坦丁怯生生地问道,约安尼斯想了想“怎么弄出来的怎么弄回去,君士坦丁,这个洞是怎么出来的?”君士坦丁此时已经接近精神崩溃了,只能连说带比划地诉说着刚才的经历,而约安尼斯则只能在把书架推回原地的同时试图理解弟弟的手语。

    十年后,1425年,老皇帝曼努埃尔二世驾崩,约安尼斯登基即位称约翰八世。而在他即位的第一个月里便偷偷地在那个书架上装了两个插销,尽管他不知道后面的墙洞里藏了什么,但这个秘密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突然,一只手重重地拍在了约安尼斯的肩膀上,把他从回忆拉回现实。“哥,别发呆了,快点吧。”



  • ——坟——



  • ▪第七章▪
    约安尼斯和君士坦丁一同拔出插销,移开书架,墙洞正如当年一样展现在二人面前。但有所不同的是因为岁月的侵蚀,一块伪装成石砖的木板掉落在地上,一个朴实无华的盒子展现在二人眼前。
    君士坦丁像当年一样爬进了墙洞,把盒子抱了出来。盒子里没有什么金银财宝,只有十几本古老的书籍:《希腊火的制作教程——白痴都会的那种》《丝织品:从入门到破产》《军事·农业》……而最为吸引目光的则是荷马史诗《奥德赛》与维吉尔史诗《埃涅阿斯纪》。
    正当二人研究这十几本书的书名时,又一道楼梯展现在二人眼前。图书馆外的国民正对突然被赶出图书馆而感到不满,突然听见图书馆内传来的巨响,又蜂拥挤进了图书馆内,这可苦了门外守护的两名卫兵,差点被人流送上了天堂。
    随着地道的开启,教堂地下尘封百年的隐藏书库终于重现天日。“把皇宫禁卫军预备队找来,然后征用君士坦丁堡里所有空闲的箱子,一个箱子一个金币全部买下!”伴随着约安尼斯下诏,原本拥挤的图书馆大厅顿时只剩下兄弟二人。
    不一会,从各地运来的箱子就把图书馆后院的空地填的满满当当,而预备队则把整个图书馆团团围住,禁止所有无关人员进入。


 

推荐话题

最近话题

琼ICP备1800377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