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高塔驻足于此。】飾った花は直ぐに枯れてく——《flos》


  • 鱼乐社 百游社 TW 泼墨挥毫

    燻んだ日々を丁寧に
    细致地对待烟熏火燎的一天天吧
    飾った花は直ぐに枯れてく
    装饰用的花转眼就枯萎
    愚鈍な僕は夢から覚めて
    愚蠢的我从梦中醒来
    縋った意味も無いな
    连依靠都失去了意义
    君が僕にくれた声も色も
    不论你的声音还是神态
    揺るぎ無い愛情も
    亦或是矢志不渝的爱情
    二人きりの空に光った星も
    亦或是只属于两人的天空中闪烁的星星
    疾うに散ってしまった
    早就已凋谢了
    ——《flos》初音ミク/R Sound Design

    想在花丛中长眠的心情今天也在发出孤独的叹息。

    有关flos。个人有一个比较推荐的编舞。可以试着看看: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d4411W7K6

    【2020.4.7】
    上っ面な愛を愛と呼ぶんなら
    如果把表面的爱称作爱的话
    如何せん僕がヒールみたい
    反正我就如反派一样
    お別れのキスも何杯目
    已经有过无数次离别的亲吻
    邪 見透かされて まるで犬
    被邪恶所看透 就像一只狗
    ——《紗痲》煮ル果実/v flower

    这首的曲子内容配合PV和解读食用比较方便理解。如果有感兴趣的朋友请走: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BV1wW41117jM

    重新开始记日记也是一种个人意向的必要的选择。姑且不要认真思考我在想什么。我也不知道。


  • 鱼乐社 百游社 TW 泼墨挥毫

    被自身拘束的。外壳破碎的回响声。从人类的躯壳脱离出来的。我。
    在不该想起的地方回忆起来自己是人而感到活着的痛苦。拧巴成一团黑色的凝胶团块。
    记录思考就随便地把掌心搓热。至于某种电波就回归脑内去。说点不刻意的回答吧。
    增大压力也不会成型的不成体统的怪物。我在说自己。踩着会伤害自己的步伐。
    做了不标准的传统礼仪。歪过头来。走出漂亮的回旋。
    ——我还是不习惯这样的世界。苦恼于社会不合适的自己。胡乱地开始发狂的23岁。
    这是这样的我。


  • 鱼乐社 百游社 TW 泼墨挥毫

    如果意识能够具象化出来的世界。我一直觉得自身的。或许是一个空岛。
    浮在空中。无数链子链接着中央漆黑的。简单几何结构拼接的塔。
    在这个世界上一定藏着真实的自己。只是我一定会在空岛下方的无尽深渊里。
    陪着自己的恶意和苦痛同归于尽。
    超出支配额度的不适应环节。没有任何人类该有的常识。觉得活着都不应该的。
    这样的我今天也沉在漆黑的幻象里。


  • 鱼乐社 百游社 TW 泼墨挥毫

    有时候人会思考很多没有意义的事情。非常常见的情况。以至于大家不会去讨论这点。
    思考过的无意义问题过多地积累在了我的脑内。堆砌出了过剩的焦躁感。知道于自身而言没有意义的事情有好处吗?
    或许有。或许没有。或许全是坏处。没有人知道。但是谁在乎呢?
    虽然说人是为了自己活着的。但是到头来活成了依附他人的模样的话。总不能死掉重来吧?
    我是无所谓。但是有人很介意。挺烦人的。
    装饰艺术运动起源于什么时候?起源于什么国家?在写这样的作业。
    那时候盛行的金属色。高纯度颜色。还有各种各样的几何轮廓。流行趋势是一定会改变的东西。
    但是能够留下记忆又是另一回事。
    知识永远没有尽头。人生永远充满变数。直到我消失之前都会不停改变的。
    这样的世界。


  • 鱼乐社 百游社 TW 泼墨挥毫

    你到底在说什么呢?怀抱着这个思考来问的话其实我也不会回答什么。
    我的记忆和逻辑都是支离破碎的。脑内随时会产生不明片段。而我伸手把它摘出来。伴随着在做的别的事情。写下来。
    这就是现在你们看到的东西。没有什么理由。
    替人觉得怪异也是一种不尊重。所以每次下意识说出什么的时候就会突然意识到。然后保持沉默。
    结果是?看起来几乎不说话。沉默的高塔里沉默的影子。一点一点在做自己的事情。
    说到底我还是喜欢自由的感觉。并不是说为所欲为。什么都能做。但是自己会知道什么事情不该做而非常收敛。
    说到底我也不合适。我也受不了这样的情况了。
    让我成为应该被吹散的一抔黑色沙尘也没关系吧。


  • 鱼乐社 百游社 TW 泼墨挥毫

    意识到自己还在浮浮沉沉的时候就会忍不住想。
    这样的努力有意义吗?这样的挣扎有效吗?三年了不累吗?
    无法流干的眼泪和无法被切断的痛苦仍旧在影子里。
    但是大家都开始厌倦了。你又要掉回去了。又一次。再一次。无穷无尽地。
    直到被所有人抛弃。
    这值得吗?这真的值得吗?对抗着深入骨髓的痛苦的挣扎。有意义吗?
    自我折磨是无尽的。除非消散才能停止落泪。


  • 鱼乐社 百游社 TW 泼墨挥毫

    想成为尸体。尸体。缺乏爱。理想。动力。只是徒劳地站在远处去抓那一缕不可能被握住的风。
    虚无从体内溢出。大量地溢出。超出了我的承受。但于世界而言不过如此。
    并没有存在的实际感触。也没有活着的实际感触。只是无可奈何地呼吸着。被迫活着。
    完美是不存在的。活着是没有理由的。只是有时候一切都变得苛刻起来。才会让人痛苦。
    曾经见过光之后就再也回不去了。
    宁愿从未见过。


  • 鱼乐社 百游社 TW 泼墨挥毫

    撒盐的烤秋刀鱼。肌红蛋白惹眼的七分熟牛排。只是大口地咬下就会因为胃的悲鸣而苦涩。
    强化甜味方法并非只有加入糖。往甘甜中撒下少量的盐也会产生更加甘甜的错觉。
    人际关系是充满误会。不理解。错觉。互相伤害的。但是也不能说什么好坏。
    人不可能离开社交存在。吃下过量的爱之后就无法戒掉了。这份贪婪。
    想要见到谁。是谁呢?


  • Zth国家地理 鱼乐社 轨交社 百游社

    淦,为啥我感觉共鸣感很强(x


  • 鱼乐社 百游社 TW 泼墨挥毫

    @Ozstk639 因为这个帖子是我日常思考的琐碎记录而不是电波创作。
    就。
    是有在普通地讨论心理层面的一些个人感想的【


  • Zth国家地理

    好文采(但还是有些看不懂(#-.-))


  • 鱼乐社 百游社 TW 泼墨挥毫

    @月形散人 看不懂好正常因为我逻辑偶尔会断片。就会变成非常意义不明的片段【


  • Zth国家地理

    但是,虽然看不懂大意,文字确是可以感同身受的。能通过用词明白是什么一样的心境……虽然不太足够,但是会好很多


  • 鱼乐社 百游社 TW 泼墨挥毫

    @月形散人 是这样的。这就是文字。


  • 鱼乐社 百游社 TW 泼墨挥毫

    行走在孤身一人的道路的时候会忍不住去触摸道路之外的事物。然后被隔阂扎伤。留下永远的创口。
    支离破碎地。支离破碎的。心无法拼合。无法愈合。不断哭泣出暗色的血。
    在永恒的苦痛中反复挣扎。就连爱也不需要的。将个人空间闭锁。
    我从始至终都活在噩梦正中。发疯一般敲击自我树立的高墙。
    极端厌世。徒劳想死。


  • 鱼乐社 百游社 TW 泼墨挥毫

    一直在疼痛的部分并不会因为被切除而不再感到痛苦。
    首先会先体会到麻药失效的痛楚。发出苦涩的挣扎痛哭。
    以疼痛来等同苦涩程度。那一定会泡出常人无法承受的苦茶来。
    大口吃下的刀刃划破内脏。但是从来不后悔的事情只有这个。
    说到底一定会消散的幻想。说到底并不存在的拯救和赎罪就是这么廉价。
    想被温柔和爱轻吻的渴求也说不出口的。
    ——我想见的人已经不存在于此处了。


  • 鱼乐社 百游社 TW 泼墨挥毫

    肤浅考量和不过脑子的思考。说到底没差吧。自己的沉默只会被当成默认。
    需要开口的时候并不会说话。但是说到底也不需要我说话。自备针线的理由不过如此。
    项圈也会变成上吊绳。稍微用力提起就足以杀死自己。但是意识一直在游荡。
    碍事又烦人。忧心着无关自身的事情而变得阴郁的不成熟人。
    自我牺牲也是毫无必要的。于是就变成了纯粹添堵的人渣。
    说到底只有自己是这样吧。点煤气灯一样的发言不要继续下去比较好哦。


  • 鱼乐社 百游社 TW 泼墨挥毫

    说到底还是自身的无能限制了想象力。不自由地。自由地。无论如何都会不适应。
    张开双手。合上双眼。从远处到终末。从平行的宇宙来到这里。
    我和我之间永远没有对错只有互相溶解的苦痛。
    我们共感着不必要的共感。理解了不必须的理解。
    挂上歪脖树的尸体摇摇晃晃地。
    回答着:
    骗子。
    然后我从梦中惊醒。


  • 鱼乐社 百游社 TW 泼墨挥毫

    爱欲憎恶。无情无义地生长。舍弃情感越是会让情感生根发芽。
    反着来的必然结果是不行的。应答无意义环节。发了狂的食人症状。
    成为哭哭的废柴怪物。混沌的脑内脑浆涡旋。粉红色的。成团的。
    切削掉异常就会什么都不剩下。
    人类的部分要被吃光了。
    ——要消失了。
    怪物啊。你。


  • 鱼乐社 百游社 TW 泼墨挥毫

    没有缘由。突然地被情感本身舍弃。清醒的时候站在荒芜的平原中。
    那份憎恶和不甘消散得飞快。以至于开始失去了应有的愤怒。
    如果不再因为无意义的自我折磨发怒。那么舍弃一切的人就会变得虚无。
    在虚无的伊甸里。在空无一物的乌托邦中。
    没有。没有。
    连我自己也不存在。
    万。千。百。十。个。什么都没有。
    我舍弃了自身。


 

推荐话题

最近话题

琼ICP备1800377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