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早上吾辈闲来无事自己随手写的一段打戏



  • 一直躲在暗处的落魄骑士走了出来,笑着看了一眼弗柯即将消失的背影,随后挑了一挑地上被摧残到残破不堪还有一丝温热的尸体,用剑鞘随意的戳了戳那没有眼球的空洞的眼窝,做给隐藏在密林中与这提上的尸体穿着款式一样的身影们看。
    无数刀刃顿时出鞘!
    寒芒微显。
    密林中那些身影们与那在风中乱舞的落叶一起冲向密林小道上的想要完成使命的骑士,他们的行为或笔直或诡异的,但唯有脸上都带着愤怒。
    骑士立剑,在自己的脑海中想起了弗柯殿下的笑容,自己笑了一笑,弹开了冲在第一个也是他们之中唯一一个直线冲过来的黄袍剑士,无暇去斩杀他,因为第二记攻击即将将至,骑士微沉,摆好架势,深吸一口气 ,一记上斩,连人带剑的将那名剑士一分为二,随后就像是完事收工一般,将自己的长剑背在身后,挡住了来自身后的一发刺击,遂后便猛然拔剑,逼退了在自己身后欲要追击的剑士,全力一斩,将又来到自己面前的两名剑士尽数斩杀。
    这个时候第一开始被弹开的黄袍剑士乘正在执行自己使命的骑士旧力刚去新力未生的这段时间,举剑用力斩去。
    骑士举起自己的左臂,用绑在自己左臂上的臂铠轻松的挡下黄袍剑士这还未成熟的斩击,同时用自己手中的剑击退了一名想要在自己右边发动攻击的剑士。
    还没完
    这个时候那名之前在骑士身后但只是暂时被逼退的剑士已经重新整好了自己的架势,又向骑士的背后发动攻击,在这千珏一发之际,即将完成自己使命的骑士借助左边那个黄袍剑士攻击自己的力,向右横着飞去,随后自己手中的剑一转,顺手斩杀了之前那名还未站稳只是被击飞的剑士。
    这个时候就要完成自己使命的骑士稳住了自己身子,看着眼前这两名仅剩下的剑士。
    他们其中一名身穿黑袍,也就是两次偷袭自己背后却未得手的剑士,另一名就是那位脑子看上去不是那么聪明的亚子的黄袍剑士了。
    “你们不跑吗?勇气可嘉啊!”正笑着享受着自己使命的骑士如此说道:“那么在下就攻过去了!”
    随后骑士就仿佛化为了一阵疾风,向着二人突去。
    两位剑士跟随者自己的下意识将自己的剑举起来,二人合力堪堪的挡住了骑士的这记攻击,但是骑士的攻击到这里还没有完。
    冷不急的踢中黄袍剑士的小腹,那名黄袍剑士猛的吐出一大口鲜血倒飞出去,而此时场上只剩下了那一名黑袍剑士。
    黑剑剑士大喊着,挥动着毫无章法可言的剑向自己这里砍来。
    已经完成自己使命的骑士收好自己的剑,笑着看着眼前这个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剑士,左一步右一步的闪避这名剑士的攻击,知道那名剑士的一记攻击又落到空处后,骑士一把的躲过黑袍剑士手中的剑,将他转过身去,将他自己的剑刺入他的后心窝。
    黑袍剑士无力的倒下了...
    带着他那愤怒又无能的神情转回过去头,看着骑士一步一步向黄袍剑士那里走去。
    黑袍用自己生命最后的一口气,伸出手抓住了骑士的裤脚。
    骑士不觉有他,只是继续向前走着,黑袍剑士就这么被拖在地上走着。
    骑士蹲下看着眼前这个只剩一口气的黄袍剑士,在他那充满了希望的注视下拿起了他自己的剑看了一眼,随后便扔掉,在黄袍剑士的眼前活生生的抽出插在尚有一口气的黑袍剑士身后的剑。
    “不...不要......”黄袍剑士绝望的看着自己的好友死在自己的眼前,软弱的无力的的哭喊道。
    堕落的骑士用自己的衣袍擦拭着那把剑,就像是刚开始一样将剑立在那名黄袍剑士的眼前说道:“有的时候,活着的人是要背负许多的,活着反而比就这么死了更加难受,因为背负的太多了,那人连喘气都做不到了,有句老话是这么说的吧?好死不如烂活着,这句话说得太对了,因为它让无数人到了现在依旧还活着,这句话说的也太错了,因为他也让像我这样的人也依旧还活着。”说罢,骑士便紧紧的贴在那名黄袍剑士的脸上,盯着他那毫无斗志的神情嗖笑了一下,随意的将剑丢在一遍,走远了。
    只留下受了重伤连捡起那把剑自杀都做不到的黄袍剑士看着这满地的落叶与自己同伴的尸体大声哭喊。


 

推荐话题

  • 28
  • 12
  • 4
  • 14

最近话题

琼ICP备18003777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