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遇旧友有感


  • 鱼苗

    我惊觉地从泥沼中探出头。Alte Kameraden的唱片忽然间裂得粉碎。
    今天我偶然间遇到一个初中同学。尽管他穿着校服,我远远地就认出了他,喊着名字跑上前去。他还是记忆中的样子,意气风发,锐意进取。曾经我和他指点江山,在那段golden time里自在地活着。那段日子总是很美好,同学之间没有隔阂,没有猜忌,课前吵架,课后就能消气。那时候前景也很美好,即便是面临中考的兵威相逼,我们也乐观的认为:前途是一片光明,在坦途上我们将继续今日的繁荣与安宁。
    他似乎没有认出我,或者装作没认出我,随意地诺诺几句就再次分道扬镳。那个记忆里外向活泼的同学在一句话见烟消云散。
    难道三年前的失利真的决定了我的生活?我一直安慰自己说不,麻醉自己投入到自己喜爱的事业去。今天才发现,我已经与曾经的同俦有着云泥之别了。很难想象这三年我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异变。愚昧、野蛮缠身而自以为是,在自己的天地中苟且,尽腐朽麻木之事;这与当时的胜利者们相比,真正是黄泉与九天的差别。难怪他认不出我,我这个曾经的同学,今天的野兽!
    曾经的向上的愿望半途而夭折,我成了一个庸俗的人,在庸俗的世界里庸俗地活着。多么可悲。可我无法自放于世俗。捆绑在生活的朽木上,一边随意地将环境当做垃圾场,一边等待着一把山火。我已经不再是高尚的人了,我从未高尚过。可不是吗,那一次Waterloo,足以让我在生活的红线上沉浮!向着曾经与我亲密无间,今天戴着化竞、物竞的头衔的文明人,我不无感慨。
    我已经不具备什么能力,与任何人相颉颃。我所能做的,最多也只是在泥沼中日渐下沉,堕落,腐朽,沦落成泥巴中的一员,发出熹微的祝福而已。或许有一天我能打破这观念中的三六九等吧,我恳求那一天的到来。
    这是一个庸才的命运,得其所哉,得其所哉!


  • 文笔超棒



  • 没有自动换行,wsl


  • 冰道社

    @TsanconBYin ?????????????


 

推荐话题

最近话题

琼ICP备18003777号-1